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巴黎坏品位

卡米的时尚志

 
 
 

日志

 
 
关于我
卡米  

卡米(CAMILLE0402): 专栏作者,时尚博主。 信箱:camille0402@gmail.com 微薄:http://weibo.com/camille0402

网易考拉推荐

Karl Lagerfeld的水仙花少年们  

2011-03-03 19:12:00|  分类: 。应付之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佛爷的摄影水准虽然不怎么样,但架不住模特好看呀,不过,这些照片都2万5都3万的价格,也不是孤品什么的,真有人收吗?

Karl Lagerfeld的水仙花少年们(FOR 广州日报 时尚荟专栏文 2011年3月3日刊)
文/卡米

Karl Lagerfeld摄影作品展在上海外滩18号4楼的18画廊悄然登场,这是一个老佛爷刻意与CHANEL品牌拉开距离、展示自我的光影记录,是不同于Coco Chanel经典式样的另一个黑与白世界,那是自1987年以来,作为摄影师身份的Karl Lagerfeld先生所热爱过的许多个盛夏的日与夜,有慷慨的阳光和神秘的夜投射下来的纯粹、不含杂质的黑与白;而差不多同时,在一月底的巴黎男装周期间,传出了73岁的Karl Lagerfeld将与90后超模男宠结婚结婚的消息,并且据说会在夏天步入婚姻殿堂,婚礼举行地暂定美国佛蒙特州。

那些黑白照片里的帅气男是Adnan Taletovich,曾是Karl Lagerfeld最喜欢的模特之一,也是一位专业的摄影师,两人合作过许多摄影项目,他形容与大师合作时有许多火花,“我们让自己的想象变为现实”,“许多次拍摄都象在拍戏”。。。尽管,我们在里面还零星的看到了诸如Linda Evangelista、Helena Christensen和Patricia Velasquez等熟悉面孔,但那些都不过是配角,整个房间里,我只看见了Lagerfeld先生如何用镜头尽情爱抚阳光肌肉的Taletovich,如同他喜欢的作家托马斯曼的小说《魂断威尼斯》里的场景,主人公年老体病德国作曲家阿森巴赫如何用迷恋的目光,一路追随有着宛如希腊雕像般容颜美少年塔奇奥,关于托马斯曼,Karl Lagerfeld说:我太能读懂他的书了。至于摄影,看完整个展览的看客们,多少在心里觉得手法有些老套乏味,但于Lagerfeld来说,“有了它,我的艺术观就圆满了。”

而同样有着堪称完美比例好身材的Baptiste Giabiconi,则出生于1990年,来自阳光灿烂的马赛,原本机械工人,因闲暇时偶尔会去健身房而走上了模特之路,不久被伯乐karl相中,广告、秀场多番提携,令其迅速跃升为model.com男模特排名榜首,Karl Lagerfeld称其是自己更年轻更漂亮的翻版。他曾亲自操刀为其拍摄过一组性感照,穿着高跟鞋的裸体Giabiconi在阳台上回首看镜头,皮光肉嫩天真未泯,象水仙花一样,很轻易又很肆意的盛放在众人面前。我等一众挑剔刻薄的旁观小辈们多少嫌弃那个双眼斗鸡,智慧少少,出街装扮品位差的Giabiconi,黑发伴白发,有怎能不引来各种非议,然而,世故历练如老佛爷这般级数,即便一直戴着墨镜,猜想肯定是早已比我们更加洞察知晓过许许多,不过是,贪恋那份青春无敌的轻松自然和一切可以掌控的幸福,婚姻种种,这般年纪这般地位,并不需要再做给谁看,也许,仍然只是在求一个似水年华里不曾拥有过的圆满。

这般尽力求圆满的Karl Lagerfeld,大致背后始终是藏着一个曾经不圆满的Karl Lagerfeld。巴黎旧照里,记录有1954年时,同在Concours de la Laine设计大赛上的Karl Lagerfeld和Yves Saint Laurent两人的当时模样,侧在一旁的Karl姿态十分谦逊,或许当时已是心头多少“既生瑜何生亮”的恨了吧,因为在之后多少年里,他始终是以这样配角的姿态与那个灵气逼人的俊美天才一起纠缠前行,那个叫Yves Saint Laurent的人,才貌胜过他,事业风头盖他,爱情强过他,任性一生,即使在其才华衰竭时,也可以以病痛为由继续任性堕落。。。都是他想做而未曾做到的事情,等到Karl Lagerfeld全力翻身荣耀至顶端的时候,对手却又早早翩然而去,那个夏季之初,到场送别Yves Saint Laurent的人群里,未曾有Karl Lagerfeld,第二的报纸上只有他送去的花束的照片,那不是肆意绽放的平凡水仙,而是纯净无暇的白色玫瑰,那些盛夏的慷慨阳光还未来得及全部倾洒下来,对方就已经奔向散场,盛世已过,似那首叫《FOR THE ROSES》的老歌里曾经唱过的话语:“昨夜我在风中听到,恍恍惚惚就似喝彩;寒气骤降,夏季接近尾声,不再有亮晶晶的热夜。。。。”而关于那些事“不忍再想起,又愿意想起”,正是普鲁斯特式漫游回忆后花园的习惯语式。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